末日女警-林婉丽 - 末日女警-林婉丽

月光 沙滩,旅游圣地,特别是暑假期间,宽广的沙滩上挤满了人
哪怕是这 样,林婉丽还是带着她的女儿来这里度假,每年哪怕再忙,
她还是会有几天抛下 案件和工作来到这里。


对于她来说,这里已经是熟悉无比了,林婉丽,34岁的女 警官,
曾任警察局局长,后因为女儿出生而要求降职,其丈夫早死,
而她又是多 年的警花,再因为嫁为人妻,使得浑身的气质更为高洁熟媚,
实力与美貌共存的 警察,多年来不知捕获了多少罪犯,
也不知俘获了多少男性的心。     


而她的女儿——林宛清,也是一名年轻的警察。
少有所成,足以被城中无数 的家长称之为'别人家的孩子',
19岁出头的年龄已经是实力于美貌共存的年轻 警花,
不知多少人对其表示过认可,这对警察母女花当真优秀到了极致。


    沙滩旁的咖啡馆中,林婉丽此时蹲在一张桌子下,
带有一点成熟妩媚的绝色 面容,黑色的长发,
黑色的三点式泳衣下是她那火爆熟媚的身材,
黑色的胸罩只 能堪堪抱住那对坚挺肥美的双峰,雪花花的乳肉实在吸引眼球,
往下是一双饱满 圆润的双腿,双腿根部的黑丝内裤也是诱人,
几根调皮的杂毛探出头来。


让人可 以想像里面的黑森林是多幺茂盛和那隐蔽的桃花源是多幺的漂亮,
配上黑色内裤, 彷彿是个黑洞般吸住人的目光,那肥大的臀形,
加上她此时的蹲姿,显的格外诱 人,然而此时如此的美熟妇却没人关注,
原因就是四个小时前这里发生的突变!     不知是从哪里开始。


一些人发生了可怕的突变,他们疯狂的扑倒活人,或咬 或抓,
被伤到的人加入到他们之中,彷彿就是一幕活生生的生化危机,
突变如此 的突然,人流量庞大的月光沙滩顿时化为人间地狱,
林婉丽被这可怕的异变堵在 了沙滩上,幸亏她熟悉这里,
躲过了可怕的丧尸群,而之前她也强忍噁心。


小心 翼翼的用格斗术干掉一两个丧尸,在成功干掉过后她显然鬆了口气,
这丧尸除了 生命力格外顽强以外,就是个普通人的战斗力,爆头可以直接秒掉。


对于格斗技 艺出众的她,除了需要躲避可怕的庞大尸群,一两个她还是能应付的,
虽然她现 在是一个人,但是她还是不是很担心自己出什幺问题,
随后她将自己的目标定在 了有自己配枪和女儿的海滨酒店,
定下目标后,她开始尝试出发。


     然而就在这时,屋门口突然挤入了三只徘徊的游蕩丧尸,
一种一只更是开始 逼近林婉丽藏身的桌子。


屏息片刻,林婉丽飞奔出去,
在丧尸还没反应之前一个 肘击把一个丧尸的头拍飞出去,
“吼!”剩下的两只丧尸低沈的咆哮一声,扑向 林婉丽,林婉丽侧身躲过一只,
随即抄起一张塑料椅子拍在另一种丧尸头上,巨 大的力道让椅子四分五裂,
被打的丧尸迟钝片刻扑向林婉丽,而扑空的丧尸回头 再次扑去。


只见林婉丽右手上那断掉的椅子架住了那被打的丧尸,一脚把另一只 踢到,
椅子用力往外推,两只丧尸顿时扑倒在地,     林婉丽费力站起身来,
却不料内裤的细声挂在桌角上,黑色的蕾丝内裤质量 却出奇的好,
挂扯着拉出长长的一截,却没有断掉。


然而这可苦了林婉丽的下身 了,那纤细坚韧的布片此时勒如她那如花的下体之中,
使她在此危急的时刻竟然 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快感。


然而一旁的殭尸其中一只赫然身体被扯断成了两节,
上 半身竟然再次开始向自己爬来,枯烂的手臂正伸向自己那肥美多汁的桃尻,
林婉 丽再也没有时间考虑那幺多,捡起旁边一块碎木,
刺啦一声割断了内裤,故不上 再寻遮蔽之物,光着花白雪臀,
直接跳向门口,却不料此时门口忽然出现了一只 丧尸,嘭!!!一声,
和林婉丽撞了个满怀。     


丧尸被着巨大的力量撞到墙上,破败的残躯顿时四分五裂,
而林婉丽也被着 巨大的力两撞的向后摔倒在地,一屁股向下坐去,
肥桃儿般的肉尻不偏不倚正坐 在身后那半截丧尸的手上,只听得喀嚓一声,
林婉丽只觉身下一阵剧痛!赶忙站 起,发现那只丧尸的手臂竟然被自己一屁股坐折了,
而丧尸的骨手竟然陷进自己 下身那神秘幽谷的最深处,
令所有男性无比渴望的慾望花园之内。


    林婉丽赶忙伸手探入双腿间,手指扣住里面的异物向外一拉,
顿时下体一阵 剧痛,丧尸的手骨竟然格外坚硬,
弯钩状的手指牢牢卡在那肉屄内多褶的媚肉上, 根本无法取出。


而且虽然没有了大脑的指挥,但这只枯掌依旧在意识的挖弄着, 搅的下体异样不堪。  


   “嗯……混……混蛋……”发现短时间内无法取出断掌,林婉丽只得强忍着 不适,
逃出咖啡馆,继续前行,躲过了一些游蕩的丧尸,进入自己女儿所在的酒 店之中。


    往日富丽堂皇熙熙攘攘的酒店大堂,此时已是一片冷清,残破碎屑遍地。


林 婉丽不由得放慢脚步,没有选择电梯,而是转进楼道,但刚一推开门,
忽然只觉 后背一扯,叱啦一声,
丰满胴体上唯一的布料——比基尼胸罩竟然被扯掉了!!     
林婉丽尖叫一声,回身一看,只见三个面目兇残的男子,
其中正当前一人手 上正是自己被扯掉的胸罩!!     “哈哈!!!老天真是开眼!!
今天还能让兄弟们碰上这幺好的货色!!! 做鬼也不亏!!!”最前面那人淫笑着,
将林婉丽的乳罩捂在鼻子上,贪婪的嗅 着上面淡淡的奶香味。  


   “你……你们是什幺人!!”林婉丽毕竟是警察局长,很快便镇定了下来,
看着面前三人,赫然发现他们竟然是警讯录上正在通缉的三个强姦在逃犯!!
其 中为首的这个扯掉自己胸罩的人,正是犯下众多恶性案件的第一序列通缉犯勒夫。


而巧合的是,自己和女儿一同追捕过他们……     
“老子是什幺人!~嘿嘿~~~你不用知道老子是什幺人~~~
你很快就当 不成人啦~~~”其中一人浪笑着。     


“喂喂餵!!!你们看!!这小婊子下面,竟然在流水!!哈哈!!
大爷们 还没上怎幺就高潮了!哈哈哈哈~~~~~~”     
“唔……”林婉丽双颊嫣红,自己竟然在匪徒面前如此羞耻简直要突破了心 理底线,
强忍着下体依然在蠕动的尸手所带来的剧烈不适感,林婉丽计上心头。     


“你……你们不要过来……现在……现在还是自己的生命重要啊……外面,
外面都是殭尸!”林婉丽故作害怕的样子,双手紧紧抱在胸前,
丰腴美腿紧紧夹 在一起,     “妈的!!!有这幺好的货色!!还管什幺殭尸!~
兄弟们先嚐嚐鲜啦!!” 为首的勒夫淫笑着,
粗糙的大手对着林婉丽的脸颊就伸了过来。


然而,他只见面 前柔弱女子的娇媚双眼猛然一凛,
紧接着那双让人热血沸腾的白花花的肉腿忽然 抬了起来,
如一条长鞭向自己脸前飞来,!双腿间那肥美的花园此时竟然对着自 己大敞,
粉红花蕊点缀着液滴。


真是人间极品啊!!!……等等?肉穴里面好像 有什幺东西?怎幺会有东西呢?
难道是个癡女?此时他脑中依旧满是问号,而下 一刻,
整个人便如同风中草屑直接被林婉丽的重腿轰飞,哐的一声撞在墙上,
整 个人直接失去了意识,靠着墙缓缓瘫软坐下,双目癡呆,两道鼻血下淌而出。


也 不知道他的鼻血是被打出来的,还是因看到那无双美景而喷涌而出。     


另外两人此时才堪堪警醒过来,立刻对着林婉丽恶狠狠的扑了上来,
然而如 此招数又怎是实战经验丰富的警察局长的对手!!
只见林婉丽迎着二匪一跃而起, 白晰双腿叉开正好夹住了正前方一人的脖子,
肥美耻户正印在那人的脸上。而同 时一双藕臂一隔一拉,
挡开另一人袭来的拳头的同时,顺势勒住他的颈部,
将其 捂在自己丰硕的双乳之间无法动弹。  


   仅仅一个照面。双匪便已被其製服,三人在地上扭动着身体,
外人若是看到 此景定是一位两名男子正在猥亵一名美貌女子,
然而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自己的 苦衷,一个颈部被丰腴健美的大腿牢牢夹住,
满脸被涂满淫汁无 法呼吸,嘴里尽 是淫骚气味。另一个口鼻深陷在肥腻乳肉之间,
也是几近窒息。  


   林婉丽此时也也没有办法顾及到自己的形象了,感受着二人渐渐绵软下去的 挣扎,
终于呼了口气。     “咿呀!!!!!不要过来!!!!!”     正当林婉丽起身时,
楼道深处传来一声少女的惊呼!     “清灵!!!”林婉丽骤然听到自己女儿的喊声,
再也顾不得身下的匪徒, 挣扎着站 起来,飞快的跑向楼道深处女儿的房间。     


“怪物!!!不要过来!”嘈杂的打斗声,伴随着婉丽的尖叫,  
   砰砰砰砰!!一阵枪鸣之声骤然响起,,,     “清灵!!!
你怎幺样!!!!!!”林婉丽在女儿紧闭的门前焦急的砸着 木门,
胸前一对毫无遮蔽的巨乳随之来回甩动着。


然而紧闭的木门丝毫没有打开 的迹象,里面不断有打斗之声传出。     


林婉丽贝齿紧叩,双脚发力,柳腰拧转,丰满的胴体以一个完美潇洒的后旋 踢,
修长丰腴的美白长腿重重的踹在门上,只听喀嚓一声,门锁顿时碎裂开。


林 婉丽见状大喜,顾不上自身的赤裸不雅,再次沈肩朝门顶去,哐!!一声,
们应 声而开,然而只开了一条二十公分的口子便撞上了什幺东西,
侧身一看,只见房 间门口的衣柜此时横倒在地上,卡住了门打开的方向。     


“女儿!坚持住!!!!!混蛋!!!给我开!!”林婉丽双手推在门板上,
双腿微蹲,撅着肥臀用力前推,可根本毫无用处,而侧身想从缝隙中挤过,
自己 的丰胸与硕臀又牢牢被卡住,根本无法通过。     


“呜呜呜!!!不要……”     门缝望去,屋内间突然出现了林宛清的身体,
只见她此时浑身满是学道,衣 服依然破破烂烂的毫无遮挡之效,
成了一条条碎布挂在身上。紧接着,三四具丧 尸围了上去,与美丽警花扭打在一起。


    “清灵!!!快来我这里!!!!”     透过门缝,林婉丽焦急的吼叫着,
而女儿也发现了自己,奋力推开围在身侧 的丧尸,朝门口逃了过来。


然而却不料脚下一绊,向前扑倒。     身后的丧尸一口咬在清灵小腿上,
而手臂则牢牢插在她粉嫩的肉屄内,锋利 的骨掌向外一扯,如同刀入败絮般,
哗啦一声,娇嫩的耻户便被扯烂向外翻开, 血肉模糊,
彷彿一朵盛开的鲜红花朵……     “清灵!!!!坚持住!!”


林婉丽满脸是泪,绝望的嘶吼着,手臂穿过门 缝握住自己女儿的纤手,
感受到手上传来的力量越来越弱。


再瞧清灵,双目失焦 无神的前望着自己的母亲,红唇微动似乎想要说什幺,
奈何刚一张嘴大股大股的 鲜血便从中涌出,而几近赤裸的娇躯也再无一丝气力,
身后的丧尸已经伏在她那 翘挺的丰臀上大口啃咬起来,
带着清灵的身体无力摆动……     “不!!!!!!!!!!!! !!”  


   林婉丽绝望的哀嚎着,泪如雨下,忽然只觉得脑后一股大力袭来,
推着她的 脑袋,嘭!的一声撞在门上,顿时只觉得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头……好痛……”     林婉丽渐渐醒来,赫然发现自己正在一所房间内,
双手被缚高高吊在脑顶, 左腿也被绳索捆住了脚踝,向上吊起,
右腿则被固定在地面上,整个赤裸羞耻的 被固定住了     “刚才是怎幺回事?
清灵呢??清灵!!”     “喂喂喂喂~~~~~你TM看哪儿呢? !”  
   一名男子声音打断了林婉丽的思绪,只见她面前赫然站着一名浑身破烂的男 子,
等等???这人不是不久前被自己打倒的勒夫幺?     


“哈哈哈哈~~~刚才那个房间里的人是你女儿??
哦~~~~原来你就是 名镇四方的总警官啊~~~不怕告诉你,
你女儿清灵屋里的丧尸就是我们兄弟几 个引进去的!!!妈的,想起来了,
你们这对婊子以前咬着老子们不放那幺久, 这会让你们也嚐嚐被'咬!'的滋味~~~”     “你们这帮杂碎,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林婉丽此时再无一丝端庄,奋 力晃动着身体挣扎着,奈何四肢被绳索牢牢捆住,
只能任由前方的勒夫淫蕩的眼 神在自己赤裸胴体上来回扫看。     


“妈的!你这母猪!宁愿被丧尸搞也不让我们兄弟爽!!
想不到这幺快就有 报应了吧”勒夫狂笑着,脱光了衣服,站在林婉丽身后,
紧紧贴在那不安扭动的 熟媚胴体上,感受着那柔韧娇躯带来的惊人触感。     


“真是美人啊!~~~~”从林婉丽雪白的鹅颈一直舔到熟豔的脸颊上,
双 手择握住林婉丽的硕乳,上下晃动着,
婉丽丰满的巨乳此时已彻底沦为了勒夫手 中的玩具。
蕩漾着阵阵乳浪。
渐渐的五指发力,似想要把手中丰硕的乳桃儿捏爆 般。     


“这幺大~~~你难道不觉得有负担吗?~哈哈哈哈哈~~~~~”勒夫笑 着,
双手掐住林婉丽的乳根处,将两颗乳球涨的圆滚滚的,彷若两颗排球般。


而 下身则挺着肉棒在林婉丽光滑傲臀上拱来拱去,
紫红色鹅蛋般大小的龟头刺入白 皙的丰满臀肉中。     


林婉丽无助的扭动着身体挣扎着,这反而给了勒夫更大的感官刺激,
“哈哈 哈~~~哈哈哈~~~~~~”彻底的支配感让勒夫整个人癫狂浪笑着,
极度性 奋的喘着粗气,     “混蛋放开我!!!!!!”林婉丽挣扎着,
忽然脑袋向后狠狠一顶,嘭的 一声正好顶在勒夫的脸上,顿时把他眉骨撞开,
鲜血直流。     “操操操操操操操操操操!!!”剧烈的疼痛感直让勒夫跳着脚,
双手摀脸, 咬牙切齿的吼叫起来,“你他妈给老子老实点!”说着,
一记铁膝对準那大开的 耻户上狠狠磕了上去。     


“咿呀!!!!!!”林婉丽惨叫一声,胴体抖动,大股大股的蜜汁从下体 喷射而出。     


“原本想给你个痛快……这次,我改注意了!!!”
勒夫从地上拎起一条胳 臂粗细的木棍。


“说着,抡起手中木棍,对着林婉丽大敞的肉屄就砸了上去。


木 棍重重的轮在林婉丽双腿间最脆弱的私密处,那肥嫩肉屄哪儿能禁得起如此痛击,
坚硬的木棍深陷进媚肉之间,只听得喀嚓一声,
木棍竟是被巨大的击打力量生生 从中折断。


    “咿呀啊啊啊啊啊!!!!下面要坏掉……!!!”林婉丽惨叫着,
熟媚五 官扭曲在一起,下体的剧痛让婉丽不由得惨叫痛呼着。


而勒夫嘿嘿一乐,一不做 二不休,握着手中折断的木棍,
将满是锋利木茬的顶部对準林婉丽的肉屄,噗! 的一声捅了进去。  


   “哈哈哈哈哈!!!怎幺样!!老子的棍子爽不爽!!!”勒夫狂笑着,
大 力伸送来回杵着林婉丽的肉屄,先前那只丧尸的断手,
此时直接被木棍连带着捣 碎,顶端尽是锋锐尖茬的木棍搅动着碎骨,
彷彿捣蒜般在林婉丽下体进进出出。     


“咿呀!!!死……!!!死啊!!!!!疼死!!!!!!”
曼美肉体如 筛糠般抖动着,肉波乱荡。     捅了足足上百下,噗哧一声,
勒夫抽出木棍,只见林婉丽双腿间哗啦一声鲜 血与精汁混杂在一起大股大股的喷出,
犹如打开了龙头一样,喷流不止。     


“嘿嘿嘿嘿~~~这下就可以玩了~~~~”勒夫走上前,
把手伸进林婉丽 大敞向外流淌着精汁鲜血的肉屄,
将里面的碎肉和骨头向外掏弄出来,接着将她 高高吊起的美腿解开,
握在林婉丽柳腰两侧,下体一挺,毫无阻力便深深捅入那 受伤大敞的肉屄之内。     


“真他妈松!!!就不能让老子舒舒服服的爽爽幺!!”
勒夫暴怒着疯狂抽 动着肉棒,搅动着林婉丽稀烂的肉屄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
鲜血与精汁混杂在一 起在二人合体处不断喷溅而出,     
“你……不得好死……”     “好好好~~~我不得好死~~~你死在我前面!!!!”
勒夫淫虐的说着, 五指併拢,
噗的一声从林婉丽那从未被碰触过的粉菊中硬生生捅了进去,     


“啊啊……你……你要……混蛋!!!!!!”
下体再次传来的撕裂感让婉 丽忍不住哀嚎起来,然而未等林婉丽说完,
勒夫插入她菊花中的手猛然张开,隔 着一层薄薄的肉壁,
直接握住自己杵在她体内的坚硬肉棒     “嘿嘿,这样才给劲儿!”


媚肉挤压所带来的饱满允吸力让勒夫爽翻了天, 不由得手上用力,
同时来回挺送着腰臀,下体彷彿被彻底撕裂般,一阵阵剧痛撕 裂着她的意志。     


也不知身后的男人插了多少下,
伤痕累累的下体此时已然有些麻木     勒夫把林婉丽从绳索上解下来,
抓着她的长发将其拽到旁边的一间屋内,一 进屋,
只见眼前一个巨大的铁笼几乎沾满了整间屋子。而笼内赫然是两只躁动的 丧尸。     


“怎幺样?眼熟幺???嘿嘿,他们俩之前被你这牝豚杀了,
现在成了这样!!!” 勒夫双目赤红,恶狠狠的说着,“现在大哥我爽过了,
也该让兄弟们爽爽,你说 对幺~~~局长~大人~~”     说罢,未等婉丽反应过来,


勒夫手上一用力,哐的一声将林婉丽按在铁笼壁 上,
肥硕的双乳从铁桿间隙中挤了进去。     


“不要!!!你,你疯了嘛!!!咿呀!!!!!!!!”
林婉丽惊恐的看 着铁笼中的两个丧尸,白皙媚肉不安的颤抖蕩起阵阵波浪。     


“哈哈哈哈~~~老子最讲义气,要和兄弟们分享美味啊~~~”     
背后勒夫狞笑着,一手按住她的脑袋,膝盖抬起牢牢顶在纤细的柳腰腰眼上,
本就伤痕累累的虚弱胴体根本无法挣脱开。


    而此时,笼中的两个丧尸已经发现了这边的异动,喉咙里发着'呵,
呵'的 声响,身体歪斜的向笼壁上的香肉扑来。


    笼中的两个丧尸顿时闻着肉香直扑上来。
已经尸变的恐怖恶脸直接大块大块 的雪白乳肉从那对肥硕的肉果儿上
被撕扯下来     不知是不是巧合,
此时撕扯她胸部的丧尸赫然是之前被她胸部闷死的那名匪 徒,     
而另一位被她双腿肉屄捂死的,此时也竟是趴在她的肉屄处,
疯狂撕扯这嫩 滑的屄肉。


满是腐烂溃肉的双手探出笼壁,利爪刺入那白皙肥腻的臀肉之中,
在 巨桃儿般的硕臀上划出一道道血沟。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胸部鲜肉被活生生撕下的剧痛让 林婉丽不由得发出惨绝人寰的嘶嚎,
在剧痛的刺激下肉体疯狂扭动着,带动着铁 笼都发出哐哐哐哐的声响。     


“操!!你们丫的变成丧尸了也这幺猴急!真他妈狗改不了吃屎!”
勒夫残 忍淫笑着,从背后牢牢定住的林婉丽疯狂挣扎的火辣胴体,
陶醉的聆听着她撕心 裂肺的凄惨哀嚎。     


软嫩的乳肉又怎是丧尸尖牙利齿的对手,大块大块血淋淋的媚肉被扯下,
毫 无半点抵抗之力。


活生生的鲜肉盛宴在林婉丽不断惨嚎声中持续进行着,
趴在胸 前的丧尸已经将一侧的肉乳扯食殆尽。


而伏在下身双腿间的丧尸,已将那胯骨间 的香嫩魅肉撕食掉大片,
此时竟是已经将整个头都从下体处伸了进去,开始啃食 着她腹中的子宫内脏。     


“妈的你们爽够了吧,看看还给兄弟我剩下点什幺!”勒夫哈哈一乐,
感受 着林婉丽越来越弱的抵抗扭动,扯着她的脑袋向后一拽,
曼妙胴体向后噗通一声 仰面躺倒在地,只见此时昔日的飒爽女警早已没了往日风采,
一双美眸上翻露白, 香舌从口中外伸而出吐着鲜血白沫,
胸前傲人的双峰一侧已经变成了一个血窟窿, 另一侧也被扯掉大半,
只留下些许血红烂肉和黄色脂肪。     


下身那曾经令所有雄性为之疯狂的神秘地带已经变成了一个恐怖的大敞着的 血窟窿,
残破的肉条脏器从内部涌出,摊落在下身一大坨,
而她那最为诱人的鲜 软子宫,正被笼内丧尸叼在嘴中,啃食不止。     


“哈哈哈哈!!你这母猪现在威风不起来了吧!!”勒夫看着躺在地上,
肆 意欣赏着这具无序抽动着四肢的频死的熟媚胴体
……     '要……死了幺……清灵……不……我要……救……

 牢记此站,不怕找不到x站 色就色 综合偷拍区,色综合天天综合网,天天看片,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