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能教习(下) - 官能教习(下)


  被心情舒畅的疲惫感所包围的真之介走出了教室。

      他走向房间的脚步声传遍了走廊,身后传来了快速接近的高跟鞋声。
      (咦?)

      真之介停下脚步回头看,萌香的身影映入眼里。

      「萌香小姐,怎幺了?」真之介问道。但是萌香似乎是要避开他的视线般,默默低着头。

      「萌香小姐…」真之介觉得萌香的样子有点奇怪,又问了一次︰「有什幺事?」

      于是萌香像下定决心似地、用认真的表情注视着真之介,道︰「我有件事…想拜託你…」

      「我?」

      真之介不禁感到奇怪。虽然有问她到底是什幺事,但是萌香仍然默不作声。

      「是不是有什幺不方便在这里说的呢?」

      「…嗯、是的。」

      「那幺要到我的房间里来吗?」

      「嗯、好…」

      真之介把萌香请进了房间。

      「怎幺回事啊?」面对着萌香坐下的真之介,点了根薄荷烟后,对她问道。

      萌香沈默了一下,等到直之介已经要吐出第三口烟的时候,她一直紧闭着的双唇终于开启了。

      「一想起我对你的所作所为…真是…相当难以启齿…」

      「咦?对我的所作所为?」真之介无法了解她所说的话。「什幺?你有对我做了什幺?」

      对着不停追问的真之介,萌香露出一副深感抱歉的表情。

      「就是…那个…口角。跟你有关的…」

      「啊!我以为是什幺,就是这件事啊?」

      真之介最后深深吸了一口烟,将烟蒂按熄在烟灰缸里,道︰「然后呢?」好像想起那时候的情形似地,真之介用有些稍微不悦的语气说道。

      「对、对不起!我并不是特意地讨厌你。只是…因为我的身分是你爷爷的秘书,所以不想被人认为是轻佻的女人…所以…那个…」萌香虽然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下定决心接着说︰「我,现在,希望你抱我…」

      或许是因为紧张,匆匆出口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颤抖。

      真之介听了萌香的话吃了一惊,想不出该接续的话。而且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才好。

      (这可是第二次了…)真之介在心里念着。

      没错。在初次见面的那一天,真之介也曾为萌香的举动感到困惑。而今天也是一样,完全不知道该怎幺办,甚至有点想退缩了。但是世事难料,以前真之介对萌香有所求时遭到拒绝,如今萌香居然自己前来相求。这令真之介不得不感歎世上并不是万般皆如意。

      愈来愈靠近真之介的萌香,握起真之介的手,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现在,我感到好热…求求你…安抚我…」

      萌香在真心的告白之后,亲吻着真之介的手。

      「…萌香小姐…」真之介一边想着名美,一边看着萌香。不知该如何拒绝她这幺真挚的告白。因此真之介从沙发上站起来,紧紧抱住萌香。

      「…真之介…」静静闭着眼睛的萌香,亲吻着真之介。

      在嘴唇与嘴唇接触的瞬间,萌香似乎将力量放掉般地微微张开双唇,準备迎接真之介舌头的进入。同时深深含着期待被爱般的感觉。

      真之介将舌头伸入微张的嘴唇里,萌香像是为了更拉近彼此般,在亲吻的同时也将自己的舌头缠绕上去。

      真之介的情绪由于萌香积极的举动而被煽动,喘着浑浊的鼻息。他或吸或咬着萌香的双唇,一副要将她吃下去的模样。而萌香也因为兴奋而乱了气息。

      「…嗯,不是只有嘴唇而已…还要亲身体…」

      真之介听了便立刻抱起萌香,将她放在床上,并脱去她的衣服。看着萌香又白又嫩的胸部,真之介的下半身马上开始挺立起来。

      「…来嘛…」萌香娇嗔着,再次闭起眼睛。

      这时候的真之介,再次想起初次和萌香相遇的情景。

      (那个时候好不容易才快要进入高潮就中断了。难道这一次也?没这回事吧…)

      真之介虽然怀抱着不安的心情,但是看着她丰满的胸部,这种念头马上就烟消云散了。他一边揉捏着她胸部,一边交互吸吮着粉红色的蓓蕾。

      「啊!啊…」

      在碉啁地吸吮蓓蕾没多久,萌香便发出听似无奈的声音。这样的声音传至耳里只会让他更觉兴奋,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的分身早已硬硬地挺立着。

      大腿感受到它的硬度的萌香,便伸出手握住它,于是真之介也不自觉地发出声音。

      萌香站起身来,轻声道︰「这次让我为你服务。」之后,便把真之介的分身含入口中。

      萌香的技术真是无话可说,不是只有用手套弄分身,还像是要旋转进去般地半旋转着手。

      她有时用舌头舔着前端,有时用舌尖轻轻的游走在凹洞里,有时在分身的内侧像画螺纹般地滑动。对真之介而言,真是令他无法抗拒的举动。

      现在已经处在快要暴发的状态了。

      「不行…现在暴发的话,就不能进入你里面了。」

      真之介发现自己快要忍不住,便抓住握着自己分身的萌香的手,停止了她的动作。

      「现在换我了!」

      「啊…」

      真之介让萌香仰躺着,将手放入大腿内侧向左右分开,而且手腕几乎要碰到腿根般地将她的大腿举高。由于真之介以鼻尖轻抚着她敏感的部位,使萌香趐麻地摇动腰部。

      「啊!嗯…」

      像打勾勾一般,他用鼻尖轻抚秘部四周。有时也触及花蕊,萌香便有如触电般地引起全身痉挛。

      「舒服吧?」

      「讨厌…你真坏…」

      「真坏?」

      「对、对啊!因为你只会让我焦急。」萌香一边让私处的肉壁抽动,一边微嗔着说道。

      「让你焦急?那应该怎幺做才对呢?」

      听了真之介的话,萌香一下子愣住了。但是接下来又却说出大胆的话︰「嗯…啊…已经,你真的坏死了。我想要你舔这里…求求你,轻轻的…」

      萌香压着秘部的上面往上拉,将之完全露了出来。

      「亲一下这里…但是不能够太快太激烈…要温柔得像是在抚摸伤口一般…」

      听了萌香所说的话,真之介先吹了一口气。

      「啊…嗯…」

      萌香从鼻子里吐露出声音的同时,身体也产生抖动。真之介则对那里不停地吐气。

      「啊…」

      萌香露出出神的表情,身体也不停地抖动。就这样,从有如贝壳般紧闭的小秘部里,分泌出一丝丝透明的液体。真之介见状,用嘴唇轻触那里,试着吸吮液体。

      「啊…嗯…」萌香将腰挺起,并发出撒娇的声音道︰「求你…用舌头…这里…快一点舔…」

      那张开的秘密之处,呈现出深粉红色。而那上面溢满了可以说是萌香兴奋证据的透明液体,充满了光泽。真之介将舌头舔上这第一次看到的、有着惹人爱怜的颜色的粘膜。

      「啊…啊…」

      真之介的舌头在裂缝的深处上下游走。有时用舌尖顶一下,有时像在拍打般地左右晃动。

      萌香好像对真之介的动作做出反应般,全身不断地痉挛。同时,也一直分泌出酸甜的蜜汁。而真之介为了确实品嚐它的味道,将嘴唇贴上洞口。

      嘶嘶嘶─!

      才一用力地吸吸看,真之介的口中立即充满萌香的味道。

      (这就是她的味道吗…)

      虽然说称不上美味,但是将它含入口中品味,几乎让真之介的胸口感到燥热般,更加兴奋。真之介的那里已经坚挺地站立着。前端已经湿濡了,早就完成了进入萌香的準备。

      「要进去了哟…」

      真之介握着自己的东西,在萌香的裂缝口轻轻磨擦两、三次后,便滑入柔软的肉壁里。

      「啊…」
      萌香一边哼出声音,一边紧抱着真之介。而且用脚夹住他的腰,轻轻的挺出下半身。

      看到萌香对慾望及肉体快感的需索无度,不禁使真之介在心里暗吃一惊…

      外表看起来和名美一样,脸上都还残留着稚气的类型。很难令人和性连想在一起,也不会给人淫蕩的印象。而且因为身为秘书、脑筋转得快,所以给人的是固执己见的印象,因此,他实在无法相信眼前的情况。

      然而,就是这种不平衡感,更加深了真之介的兴奋。

      真之介让萌香趴在床上。于是圆滚滚的臀部出现在眼前,真之介紧紧抓着丰满的臀肉,开始像画圆般的揉捏。或向外侧拉、或向内侧挤,而私处的裂缝也像这样的或分或离,就像是拍手般地啪啪的贴合在一起,发出湿答答的肉拍击的声音。

      于是萌香的裂缝又再度更加湿润了。逆着那液体的流向,真之介将分身深深地插入她的底部。

      「啊!好…」

      真之介腰部持续激烈摆动的同时,双手也紧紧地抓住她的臀部。

      「啊…嗯!」

      「啊…」真之介也哼出了声音。

      在这里真之介有了新发现。也就是除了像唧筒般的抽送外,同时抓着臀部一起动的话可以增加感受度。左右对称的两座小山就像画圆般的,左右分开时就放鬆,一插入时就紧缩。配合这动作抽送的话,就会产生一种相当刺激的快感。

      而不是只有真之介,萌香也似乎感受到这种快感。

      「啊!啊!啊…」

      萌香将声音提高的同时,也开始挺起或放下腰部的配合着。因此真之介的分身就像是被紧紧拉扯般的感觉。

      「啊…喔…不、不行了…」

      真之介感觉到体内的精髓像是快要被绞出来的感觉。为了停止她的动作,真之介将双手伸过她的腋下,满满握住她的胸部。

      就在这一瞬间─

      「啊!…」萌香全身痉挛地达到巅峰,连阴道也产生痉挛…

      「喔…」真之介的分身被紧紧地收缩着,不自觉地哼出声音来。

      目前为止从没有过如此紧密地被夹住的感觉!

      被紧紧收缩的同时,也被柔软的肉壁温柔地包覆着。这种美好的感觉使真之介再也忍受不住地发洩了。

      「…要暴发了!」

      真之介一边握着萌香的胸部,同时将上半身紧贴着萌香的背部,而且腰部也紧贴着她的臀部,细微地抖动着。

      「…啊…」

      被柔软的触感包覆的真之介,终于再也忍不住地将腰抽离萌香的体内。他用手握住自己湿滑的分身,套弄数次后、便释放出一股白色的精液。

      真之介狂乱地喘息着,沈浸在快感的余韵之中。他双膝跪地,紧闭着双眼、上半身微微往后仰,并且抬起下巴,最后趴倒在床上。

      「呼!」萌香对着吐了口气的真之介说道︰「谢谢你…」

      「啊…哪里…」真之介以慵懒的声音回答着。

      之后真之介及萌香再也没有交谈。只剩下两人的喘息交互的吐吶着。

      当一切慢慢地恢复平静,刚才两人激烈交欢的记忆也渐渐地消失。

      萌香默默地开始穿上衣服。当真之介回过神、听见声响时,便马上回过头来看。不过他并不是注视着萌香,只是朦朦胧胧地看着她而已。

      穿好衣服的萌香轻轻站起身来,注视着真之介。然而他的视线只是投向萌香而已,焦点并没有对上她的瞳孔。

      萌香默默点了点头,之后便离开了。

      真之介的房间又回复安静。几乎感觉不到这里曾经有两个人存在般的寂静。

      真之介并没有目送萌香,只对她的背影挥了辉手。

      他的心里,只留下一份空虚的感觉。

      (好不容易才和萌香得以相互了解,体会如此深的快感,怎幺会有这种空虚的感觉…)

      真之介虽然一直在心里寻找原因,却始终找不到解答。

      他慢慢地闭上双眼,脑海中又浮出名美的脸庞。真之介终于找到答案。

      「原来…」

      真之介的空虚感,也就是『后悔』。

      的确,萌香的技巧是好的无话可说,但是心情却不是抱着名美那时候的感觉。

      虽然对真之介而言,不管和谁做爱都可以得到强烈的快感,但是抱着心爱的名美时,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他记得第一次抱着名美的时候,有种几乎引起鸡皮疙瘩的感动,但是抱着萌香及其他女人的时候,却没有这种感觉。

      真之介再次注意到对名美的爱。

      而另一方面,萌香走在走廊时,也感觉到和真之介一样,有着空虚的感觉。

      (虽然是如此激烈的做爱,但是真之介先生似乎并没有将心投入…)

      对于深深期待着在课程上所看到,名美和真之介的缠绵性交的萌香来说,刚才的性爱缺乏了真实的满足感。

      (虽然我并没有压抑自己的感觉,不过越是热切的爱慕,不是和对方彼此真心相爱是不行的…)

      萌香握着自己房门的把手时,深深歎了一口气,然后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 * *

      真之介由于自己一时的冲动背叛了名美,心中充满罪恶感而感到牵挂。

      除了这种牵挂以外,还有一件令真之介挂心的事。也就是在课程结束之前,是下是能够完成所有的进度呢?

      真之介不禁开始感到焦急。

      打算抽根烟让自己平静下来,却连一根也没有了。

      「可恶!」

      真之介将空盒子一揉,用力地掷在墙壁上。

      除了空盒子被丢在房间的角落里,轻轻地滚动着之外,一切事物都没有改变。

      剩下的日子仅仅几天而已。

      真之介焦躁的心情依旧没有改变,焦虑在他的心中不停反覆着。

      LESSON 7

      八月三十一日─

      终于,要将训练成果展现给外公看的日子来临了。依照萌香的指示,真之介及所有的干部都在大厅集合。

      「总算到了TIME─UP的时候,至此你们所有的课程也都结束了。」萌香说着,看看名美及凯萨琳。而两人的表情,都或许因为紧张而显得有些害怕。

      「等一下在你们两人之中,被真之介选上的人,请把在课程中所学的技巧完全展现给翁先生看。」萌香一说完,便前往迎接翁先生。

      真介到底要选谁呢──

      他一脸紧绷的表情,眼睛看着下方,一副沈思犹豫的样子。要将名美或凯萨琳中的哪一位推荐给爷爷呢?他似乎还没有做出决定。

      偷偷看着真之介表情的美丽及沙绘子,两人也时时对望着。

      而另一方面,名美或许是为了镇住紧张的心情,闭着眼睛将手贴在胸口上。而凯萨琳则是时而拨弄一下头髮、时而张望着房间的四周,无法冷静下来。

      不过不论如何,这两个人连看都没有看真之介一眼。

      一片沈默之中,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大厅里充满着紧张的气氛,五个人各自感觉着自己的心跳及喘息。

      「让你们久等了,翁先生来了。」

      几乎在打开门的同时,萌香的声音传了进来。五个人几乎同时转向门那边,看见了那两人。

      外公的脸出现在门口,满脸笑容地走进房间,边道︰「怎幺样?可以让我再重振雄风的女人已经培育好了吗?」

      「…」真之介听了外公的话后仍然面无表情。

      「怎幺回事?是不是还没有自信让我再度勃起呢?」

      「…不是…」他没有看着外公回答。

      外公觉得真之介的样子很可疑,便向萌香询问课程的经过。

      「是的,规定的课程表已经完全结束了。现在只剩下真之介从接受训练的两人当中,挑选出一位。」

      「原来如此…」外公转头看向真之介,但是真之介依然故我地低着头,因此外公便走向并肩站在一起的美丽及沙绘子。

      「我想问你们,觉得这次的课程如何?」

      美丽道︰「我想这次训练的成果应该是比想像中来的好…」

      沙绘子对美丽的回答点了点头,并接着道︰「两个人都相当相当认真。依我们来看,有自信不论向您推荐哪一位都绝不会有问题的。」

      「嗯…」外公双臂交叉,好像已经了解情况地点了点头,转头再次看着真之介,问道︰「怎幺了?所有的课程不是都进行得很顺利吗?只剩下你要挑选哪一位而已。快,快一点带到我的面前来。」

      「…知道了。」

      真之介听了外公的话后,抬起一直低着的头。

      外公、美丽及沙绘子的视线都集中在真之介身上,都是用着『他会选择哪一位』的好奇眼光。但是名美及凯萨琳却仍旧没有看真之介。

      选择名美是理所当然的吧?

      但是她爱上真之介,如果被他选上了,亦即等于被抛弃了一样。

      紧闭双眼按着胸口的名美,心里一定觉得很害怕,而且也很担忧吧!她的膝盖喀答喀答地颤慄就是最好的证据。

  而另一方面,凯萨琳则露出複杂的表情。她虽然有让老人满足的自信,但问题却不是出于技术问题,而是她担心自己不是真之介所选择的对象。如果被选上了,是不是能为真之介带来庞大的财产,就全关係到自己的身上。这幺一想,背负着重大责任的凯萨琳,就一直紧咬着嘴唇。

      照理说,两个人在课程一开始的时候,就应该有『在课程结束后会被献给眼前这位老人』的觉悟才对,但是现在却都因为各自複杂的思绪而感到傍徨。

      「那幺真之介先生,请你发表结果吧!」萌香的声音,更增加了紧张的气氛。

      真之介站在并列在一起的名美及凯萨琳面前。

      「喂!到底是谁?」外公站在真之介身后,用着有点焦急的口气问道。

      听到催促声的真之介,慢慢地伸出左手,搭在名美的肩上。

      「…」

      自己的肩膀被搭上,名美的身体颤抖一下之后,便默默地张开双眼,看见真之介就站在自己眼前。

      「…我…?」

      名美不愿相信这个事实。虽然肩膀上温暖的手及站在眼前的真之介都应该证明一切了,但是她想再确定一次。

      她紧握着肩上的手,记忆中的触感自脑海中浮起,使她眼泪不禁流了出来。但是就像是不到最后不肯相信一般,她将手移了下来。然后从紧握的手腕,慢慢地将视线移至肩膀上。

      那只手,确实是真之介的手没有错,她已经用自己的眼睛确认了。

      名美的眼睛含着泪水,一副要夺眶而出的样子。

      凯萨琳虽然在一瞬间流露出鬆了口气的表情,但是偷看了一下身旁的名美的表情,便静悄悄地往后退下。

      沙绘子是一副『真的是这样子吗?』的表情,看着面不改色的真之介,而美丽的脸上则显露出吃惊的神情。

      「怎幺了?」沙绘子轻声地问美丽。

      「啊!没有。没想到真之介会选择名美…」

      「为什幺?」

      「因为真之介一直是喜欢名美的。」

      「真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应该不会选择名美才对呀!是我们想过头了。」

      「…是啊。」

      美丽看着名美。她红着双眼,像在瞪着真之介般地看着他。

      看着这样的她,美丽胸中感到一阵痛楚。

      (真可怜…她几乎无法入睡地想着、烦恼着真之介的事…但是真之介在那个时候也确实说过喜欢她的啊!那为什幺会这样呢?)

      美丽再也看不下去名美悲伤的表情,把脸转了过去。

      * * *

      「喔!原来你的选择是名美。」

      外公招着手,将真之介及名美叫到身边来。一直都没有看名美一眼的真之介,在外公的催促下睁开眼睛。

      「…」真之介默默地注视着名美。

      「…那…」

      真之介的视线比名美的瞪视还要强烈,而感觉到对方似乎要对自己诉说些什幺的名美,不自觉地发出声音。虽然準备说出之后的『什幺事?』,但是下一刻手被真之介握住,就再也没有问出口了。

      真之介及名美一起站到外公的面前。

      外公看着名美,咧嘴笑了出来︰「名美啊,真之介选择了你。也就是说比起凯萨琳,你拥有更高超的技术。那幺就快一点,把训练的成果展现出来吧!」

      看着外公抓着名美的手拉向自己,真之介叫了出来︰「请等一下!」

      「啊!怎幺了?」外公吃惊地看着真之介。

      而萌香、美丽及沙绘子也都一起看着他。

      「…真之介先生?」

      真之介抓住被外公握着的名美的手,像是强夺一般地拉向自己,并且用右手紧抱着她的肩膀。

      「真之介,你在做什幺?」

      「…外公,对不起!」真之介说着,对着外公低下了头。

      「说对不起是怎幺回事啊?」

      「…」

      「真之介,仔细说清楚!」外公生气地说道。

      「…我不能够把名美交给你!」

      「什幺?」

      「…我,已经爱上她了。所以…不能够把她交给你!」

      「你说什幺…?」

      「对不起!」真之介深深地低下了头。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幺还要选名美呢?喜欢的话就不会这样做了吧?」

      听了外公的话,真之介反驳道︰「我这幺做不是要把名美献给你!我是为了表达不将名美交给你,所以才会带着她到你面前。只是我还在想要如何说明你才会了解的时候,你就已经抓着名美的手…所以我才会匆忙地把她拉回来。」

      听完真之介的解释,外公仍然存有疑问。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幺问你要选择名美或凯萨琳的时候,不马上把名美带出来呢?那时候的你,怎幺看都像是在为选择谁而烦恼。你最后看起来就像是总算解决了烦恼的样子,然后就将名美带到我的跟前。所以我才会以为你要将名美献给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确实就像外公所说的。最初如果没有将名美交出来、并打算拒绝的话,就不会有之后的误会了。

      真之介答道︰「我之前的烦恼是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就这样带着名美逃跑,还是怎样才好…」

      「逃跑?为什幺?」

      「因为她和卡萨琳原本都是你身边的人,如果只说『因为喜欢上了而不能交还给你』,这样的理由可能跟你说不通,而且…」真之介说着,竟然为之语塞。

      「而且?」

      「…是的。而且我也不知道名美到底喜不喜欢我…如果她不喜欢我的话,这样就不须要一起逃了。」

      「原来如此…」外公点了点头。

      「不过,不论如何都不能将自己喜欢的女人亲自交给别人,所以我一直都在考虑如何才能让你了解。」

      「…嗯…」

      「求你!将名美给我,我不要财产…」

      外公看着真之介,闭上了双眼、他挽着双手,一副沈思的样子。

      真之介望向名美,由衷道︰「名美,我爱你。所以即使你不爱我,我也不想将你交给外公。」

      「我…我…我是…」名美的眼睛溢出了泪水。她的声音在一阵抖动之后,再也无法成声。

      真之介继续说道︰「现在我虽然向外公要求你,但是你心里如果没有我的话,我也不会强佔你…只是我不想在自己眼前,看你成为别的男人的玩物…」

      真之介表白完自己的心声后,又低着头面向外公,低声道︰「求求你…」

      突然,名美对着真之介叫了出来︰「我、我爱真之介!我…也爱你…!」她一说完,便将脸掩入真之介的胸膛,开始放声大哭。

      真之介也紧紧抱着名美。看着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人,外公悄悄地歎了口气。

      「真之介,我能够了解你的心情。我可不能拆散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吧!」

      「外公…」

      「但是真之介,如果你不想把名美献给我的话,把凯萨琳献给我不就好了吗?」

      「…这样是没错…」

      「那为什幺不这样做?」

      「我也这幺想过。把凯萨琳给你而把名美留给自己。但是如果我不堂堂正正地对名美说我爱她的话,就不能表达出我的心声。」

      「…原来如此。」外公注视着表情认真的真之介,续道︰「那如果我现在说,不想把名美交给你的话,你怎幺办?」

      「那我打算带着名美一起逃跑!」

      「呵呵,这幺勇敢,真不愧是我的孙子。哈哈哈…」外公的笑声响遍了整个房间。

      「不过真之介,我看起来像是个老顽固吗?」

      「啊…不是…」

      「我是你的外公。达成可爱的孙子的幸福是应该的事啊!」

      「外公…」

      「但是现在开始该怎幺办呢?你和名美都还是学生的身份。光靠双亲及打工是很难一起生活的吧?」

      「嗯!在还没有毕业以前,大家都先个自生活。而且妈妈也很啰唆…」

      「说的也是,你母亲是绝不容许这种事发生的。」

      爷爷和真之介相对着笑了起来。

      「跟我见面的事,还是先不要对妈妈说。」

      「…这样吗?」

      「一想到妈妈刻意骗我说你已经死了的心情,我就觉得还是保守秘密的好。不过…」

      真之介看着外公,脸上逐渐露出笑容。

      「不过…什幺?」

      「能够看到外公你真好!.」

      「…这、这样啊!」

      外公话一说完,就再也没有开口了。他像是有什幺心事般地,抬起眼光望着远方。过了片刻,才开口对真之分道︰「要和名美要好好地恩爱哟!」

      外公脸上露着慈详的笑容,拍拍真之介的肩膀。

      「这样不是很棒吗?两个人一起…」美丽向两人跑过来。

      沙绘子也接着说道︰「大姐的感觉也真是厉害,全都被她猜对了!」

      「没错吧!不过总算是没事了。」

      「『财产什幺的都不要,只要有名美就够了!』这样的话听了真是叫人感动。这就是所谓的真爱吧!」

      听了沙绘子的话,真之介答道︰「财产是外公的,既然他把名美给了我,我想也不能够再奢求了。我觉得让给已经有小孩的妈妈或是捐赠出去都很好啊!」

      「真会说话!」美丽用手肘轻轻顶了真之介一下,真之介脸上则露出得意的笑容,望向名美。

      「我是真的爱你的,你现在知道了吗?」

      名美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沿着脸颊滑落。

      「…我真的很高兴…」她再也找不出有什幺比这句话更能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了。可是光是这句话,就已足以让真之介的胸口沸腾起来。

      远远看着他们的萌香,脸上也露出温柔的笑容。

      「那幺真之介,我不打扰了哟!」外公说完后,手向上一挥,準备和萌香离开。

      走到门口,外公又回过头来,丢下了一句话︰「对于如此令你着迷的女人,不想再试一次看看吗?呵呵…」

      外公一边大声笑着,一边走出了房间。而美丽、沙绘子及凯萨琳也跟两人说了几句,便一起离开房间。

      「两位真是绝配哟!愿你们天长地久!」

      「啊…谢谢!」

      得到凯萨琳真诚的祝福,名美不禁滴下了眼泪。真之介抱着她,低下了头。

      此时,房间里只剩下真之介及名美两人。

      「名美…」

      「…」

      两人互相凝视着,然后脸渐渐贴近,彼此的嘴唇印了上去。

      心意相通的喜悦,使真之介紧紧抱着名美。

      眼泪则再次从名美的眼眶里溢出,沿着脸颊滴落至地面。

      从落地窗外斜射进来的夕照,照着紧紧拥抱合而为一的身体,将长长的影子映在床上。

      尾声

      回到真之介住处的两人─

      打开钥匙进入房间的时候,名美突然又落下眼泪。

      「怎幺还像新娘子一样~」看着名美,就越觉得她可爱的真之介,一关起门便抱住了她。

      「讨厌!不用这幺着急嘛,反正我哪里也不去啊!」

      被名美这幺一说,真之介不禁满脸通红。为了让气氛轻鬆些,名美将话题一转,提议道︰「一起去洗澡吧?」

      听她说出如此大胆的话,真之介的心里震了一下。本来就想紧抱住名美却不敢妄动的真之介脸上立刻露出笑容,走向浴室。

      唰地一声,浴室里才传出放洗澡水的声音,真之介就已经全裸了。

      「来吧!」

      「嗯…」

      虽然是自己提出来的,但是想到要真的一起洗澡,名美就掩饰不住内心的害羞。她感觉到真之介的视线正盯着自己,腼腆地脱了衣服。但是始终不敢正面面对真之介。

      真之介对着遮遮掩掩的名美说道︰「面向我吧…让我看看你美丽的身体。」

      「…但是…」

      「我想看嘛!」

      「…」名美虽然下定决心,转向真之介,但是双手却遮着胸部。

      「把手拿开。」

      「…真难为情!」

      对着满脸通红、将视线从自己身上移开的名美,真之介爆发了对她的爱意。他走向前去,握着她的手腕将之移开。然后抱住着呈现在自己跟前、丰满且摇摇欲坠的胸部及腰身亲吻。

      「啊…」名美不自觉地哼出声音,身体抖动了一下。

      真之介的舌头慢慢地舔上她的蓓蕾,于是蓓蕾便一点一点地开始变硬。由于真之介挺出舌尖轻轻地挑弄着,使名美的身体抖动得更加利害。

      真之介的舌头渐渐地滑向下半身,停在秘部之前。

      名美轻声对着正用鼻尖在拨弄的真之介说道︰「那里…还没有洗…」

      虽然她知道真之介正用鼻息吹拂着的私处一但被爱抚,将会产生无限的快感。但是还没有洗澡之前,对于真之介嘴唇的接触是会产生抵抗的。

      从她的话里,可以感受到她想要真之介爱抚,却又不想要被爱抚的複杂心情。

      「不要感到害羞…是我想要这幺做的。」真之介让名美坐在浴缸上,张开她的双腿,将脸贴近那里。

      「啊…」当他的舌头碰到裂缝时,名美虽然因为害羞而紧闭大腿,但是真之介却更加把腿向外扩张,像霸王硬上弓般地激烈搅动舌头。

      「讨厌…啊…」

      真之介因为名美的味道,而感到兴奋。他喘着气息,脸上下地移动。一边品嚐着名美,鼻尖也不停地嗅着名美的味道。

      名美也感受得到,但是害羞的感觉反而让身体更觉得燥热。而且,因为柔软的舌尖及硬挺的鼻尖在裂缝处上下地移动,使她更加兴奋。

      真之介继续舔着微微抖动的肉壁,同时食指也开始爱抚洞穴的四周。

      「啊…喔…」名美将腰挺出。

      由于这动作,真之介知道名美期待着自己将手指插入里面。不过为了让她焦急,真之介并没有将手指插入。

      果然,焦燥的名美便娇声说道︰「拜託你…那个…啊…」

      「什幺?」真之介说着,又继续爱抚。

      「啊!你真坏…」

      因为她知道不论如何等待,只要不说出来真之介都不听自己的要求,于是名美便说道︰「手指,把手指放进来…」

      真之介听了名美的话,便做出了回应,将手指插入。

      「啊…」

      无法比喻的快感使名美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就在名美快感几乎快要达到最高潮的时候,真之介停止了他的动作。

      「讨厌…嗯…为什幺停?」

      「现在轮到我来感觉了。」

      真之介说着,从后面摸着名美的头,诱导她至自己的分身面前。他的分身已经挺立着了。

      「我也还没有洗…这样子就扯平了。」

      真之介对名美笑着说道,而名美也笑着点了点头。

      「喔…」

      名美将他的分身深深地含入口中。并且一边舌头像是拍打般地给予刺激、或是用力地吸吮着,一边在根部套弄。或许名美早就深爱着真之介的分身了。

      吸吮了一段时间后,开始舔上分身的各个角落。

      「名美…」真之介一边低着头看她,一边轻抚着她的头。

      眼睛看着名美的嘴唇贴在自己分身上的真之介,由于得到和爱抚身体不同的快感,而使得身体变得燥热起来。他看着用微微噘动的嘴唇爱抚自己分身的名美,更加想要使她过着充满爱的生活。于是,想要互相紧紧抱住对方的真之介,将右手伸至她的下巴,慢慢抬起她的脸。

      「我们相互洗身体吧!」

      名美静静点了点头,慢慢地站起身来。真之介将沐浴乳的瓶盖打开,让它溢满了手掌。

      「过来吧…」他轻声叫唤着名美,从后面紧紧地抱着她。

      「啊…」胸部感受到滑滑触感的名美,不自觉地哼出声音。

      真之介的手掌,沿着胸部完美的曲线游走。有时用手指挟着蓓蕾左右摇动,虽然使用的是名美在课程里所体验到的爱抚方式,不过由于沐浴乳发挥了润滑的效果,所以和只是单纯的接触是不一样的触感。

      「啊…我站不起来了…」名美由于这种第一次体验到的触感,而感到全身虚脱,将自己虚软的身体靠着真之介。

      「舒服吗?」

      「嗯…好像有一种…不司思议的感觉…」

      「不可思议?是怎样的感觉?」

      「我也不会说…现在弄这里…」名美从鼻子里,发出像撒娇般的声音。然后抓着真之介的右手,伸向自已茂密的草丛。

      「啊…」真介的手一滑入大腿之间,她的双腿便一点点地张开。真之介的手指除姆指外,其它四根手指併拢着在她的裂缝处滑走,而且由于滑溜的感觉,中指更插入里面。

      「这滑滑的是沐浴乳吗?还是你的爱液?」真之介的嘴唇贴着名美的耳际,轻声问道。

      「沐、沐浴乳啦!」

      「咦,不是吧?」真之介稍微加快了手指的动作。

      随着啁啁的湿答答的声音,名美也发出了声音。真之介的手指更激烈地扣弄着裂缝,产生的泡泡将草丛都淹没了,发出了涩涩磨擦的声音。

      「已…已经站不直了…」名美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倒在真之介身上。

      「如此舒服吗?」

      名美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

      「这幺舒服的话,那你要不要也帮我弄一下啊?」

      听了真之介的话,名美慢慢地蹲下,然后压了两三次沐浴乳的瓶盖,沐浴乳马上溢满了她的手掌。

      「喔…啊…」

      冰冷的触感,在一瞬间袭上了真之介的分身,不过由于名美手掌的温度,马上又回复温暖。

      嘶滋嘶滋─

      名美开始慢慢地套弄分身,湿答答的声音传遍了浴室。

      「我…完全了解你所说的了…」真之介喘着气息。

      「怎样?无法用言语形容吧?」

      他的身体有时会像触电般的痉挛。很像是被用力爱抚的感觉。实际上真之介是在体验着像被爱抚般的感觉。但是这和只是用手套弄的感觉不一样。

      身体的深处因为得到被套弄的快感,所以并不想停止,他怀抱着複杂的思绪,蜷曲着身体。这种淋痒没多久便渗入皮肤,融入他的身体深处,也就是融合了趐淋的感觉。因此现在所感受到的舒服感,就像触电一般,更增加了刺激,使他进入前所未有的感受里。

      真之介为了完全去感觉,便集中了全身的精神,因此他的身体便因为不断的快感而突然虚脱了。

      「哦…」为了支撑好像快要失去平衡的身体,真之介的身体只好使出力气。

      (不行了…这样会站不起来的…)

      真之介握住名美的手,脱离自己的分身,然后让她站起来,全力抱住她。

      「啊!真之介…」名美也用力地抱着他的身体。

      于是两个人的下半身便这样滑溜溜地相互磨擦着。

      「啊…」

      「喔…」

      两人都不自觉地哼出声音。因为彼此都被激起了新的触感。

      真之介贴在名美背上的双手,抓住她圆鼓鼓翘起的臀部,拉向自己。

      「名美,压着我的屁股…」

      「啊!啊!好…」

  两个人都互相把对方的臀部拉向自己。真之介的分身在名美的大腿内侧滑走,也同时磨擦着她的秘部。虽然没有紧缩、或是插入的强烈刺激,但是轻轻的、滑滑的磨擦感觉,对两个人来说是很新鲜的。虽然有时也会有焦燥的感觉,但是由于双方都想强烈地去感觉对方的紧密拥抱,所以更觉兴奋。

      死命地相互拉近的两人,都呼呼地喘着气息。

      「…喂…」

      「嗯?」

      名美没作声,凝视着真之介。

      「怎幺了?」

      「…已经…」红着脸的她,咚地倒在真之介的胸膛。

      真之介这才注意到名美的想法。由于肌肤激烈地相互磨擦的结果,名美的秘部已经热呼呼地震动着。

      「想要吗?」

      名美望着真之介,点了点头。真之介很快地打开水龙头。

      「啊…」

      真之介将水喷在名美身上。有时沿着形状美丽的胸部,有时集中在蓓蕾,开始用水压来爱抚名美。而名美就像是被搔痒般得蜷曲着身体,想要避开水柱。但还是被真之介从后面抱住,以水柱喷在她胸部上。

      「啊嗯…痒…」

      「不喜欢?」

      「…好痒…」

      「不过等一下就好了。」

      「啊!啊!啊!…」

      真介将水喷在蓓蕾上。而且不是故定在一定的距离,而是忽远忽近,像水舞般地将水洒在她的身上。

      名美叫着,因为淋痒的感觉而拚命地想跑,所以蜷曲着身体。这时,她的屁股碰到真之介的大腿,还有被抓住的手腕上让人感觉到的痛的力量、以及背上传来的他的鼓动、然后脸颊上有他的气息!

      名美这才发现,她被真之介的一切所包围。由于感动及高兴,她全身都不禁感到燥热。这幺一想,就觉得此时趐淋的蓓蕾给了自己不一样的感觉。

      「啊…蓓蕾的深处…热热的感觉开始传开来…啊!虽然很痒…但很…舒服!」

      「和沐浴乳的爱抚是一样的感觉。」真之介将嘴唇贴上名美的耳朵。

      「耳朵也感受到了,已、已经,全身好像都变得敏感了…」

      真之介揉捏着她的蓓蕾,发现它已经硬硬地挺起来了。

      「变成这样子了…」真之介握着她圆圆的蓓蕾。

      「啊…啊…」

      「感觉如此强烈吗?」

      「…喔,嗯…」

      「那这里呢?我想会更有感觉吧!」他说着,让她坐在浴缸里,道︰「脚张开,再开一点!」

      「啊…」

      真之介让名美的脚张开后,将左手的姆指向上压住花蕊上面附近,露出了三角突起物。他只是对着那粉红色的地方吹了口气,她身体便产生痉挛。

      那如果把水压喷往那里的话,到底会怎样呢?

      真之介认为她应该会有超出他所想像之外的淫蕩姿态吧!而且也相信她正等待着这前所未有的快感。

      「要开始了哟…」

      名美听了真之介的话,大腿抖动了一下。

      「害怕吗?」

      「…一点点…」

      「没关係的啦,不会突然用力的…」

      「…嗯…」

      但是名美仍然不停地抖动。真之介见状,便将水压关小一点,成为慢慢的温水流。然后从膝盖开始洒到大腿,慢慢地地让她感受水压。

      「嗯…」名美的撒娇声充满了整间浴室。

      交互的对双脚做爱抚后,她的腰部已经开始前后得摆动了。

      「那里…已经痒起来了…」

      「痒?是怎样的痒?」

      「啊…想要你摸那里…啊!求你,快摸…」名美握住真之介拿着水龙头的手,拉向自己,然后将水对着自己在发痒的私处。

      「啊…」她的身体像触电般痉挛的同时,也发出声音。

      「感觉这幺好吗?」

      「啊!喔…好…好…」名美发出好像很痛苦的声音,但也同时轻轻点着头。

      「那样的话,这样子会更有感觉吧!」真之介拨开花蕊的包皮,将水流对着最敏感的部份。

      「呀─」发出悲鸣般叫声的名美,或许是因为感觉太过强烈了,所以把脚并了起来。

      「是不是不行了?」

      「因,因为…」

      「刚开始的时候刺激或许会强烈一点,不过再忍耐一下的话,一定会比较好的。」

      「嗯…我也知道,可是…」

      「那幺再把脚张开…」

      「…」名美照着真之介的话做。

      「乖孩子!」真之介再次把水流洒向她。

      「啊…喔…」她再度发出悲鸣的声音,不过这次他却转动水龙头,加强水压。

      「呀─!」名美在这一瞬间,不自觉地站了起来。「不、不行了!快住手…」

      「怎幺了?突然…感觉不舒服吗?」真之介露出吃惊的表情问道。

      「也不是这样,不过除了淋痒以外,更有痛的感觉…」

      「痛?」

      「啊!虽然不是真的痛…刺激太过强烈,变得想要小便…」

      「这、这幺强烈吗?」

      「嗯。你要试试看吗?」

      「唉,啊…不要…」

      「不行!要让你和我一样尝试一下…」

      「啊!啊…」

      名美从真之介那里将水管抢过来,直接喷向他的分身。

      「喔!什、什幺…」

      「怎样?很强烈的刺激吧!」名美说着,将水流喷在分身的内侧。「这里更有感觉哟!」说完便集中在前端的部份。

      「啊!啊!啊…」

      力量涌进真之介全身。他手臂的筋肉抖动着,紧咬着牙齿。

      「强烈的趐淋袭击而来的感觉…」

      对于名美所说的话,真之介以表情做出了回应。「呜…啊!麻…要淋痺了…」

      真之介的分身开始抖动起来。但是,并不是以自己的意识在抖动,而是因为强力的刺激所产生的自然反应。

      「呜…不、不行了…」

      「想要小便了吗?」

      「嗯…虽然有类似的感觉。不过身体变得燥热、而且不停颤抖。」真之介所感受到,是接近痛苦的感觉。虽然无法长时间忍耐,但是短时间的话,似乎可以达到提高快感的功能。

      「这真是相当难得的经验啊!」

      「啊!那我们出去吧!这里太闷热了。」

      「嗯…」

      两个人清洗好残留在下半身的肥皂泡沫及渗出来的汗水后,便步出浴室。

      「呼…」真之介用浴巾擦拭着脸,湿漉漉地走出来。

      「真、真之介!」名美拿着浴巾,从真之介的身边跑向床上。「身体还没乾,会把床弄湿的!」

      「好啦!反正都已经湿了…」

      「…」

      「对吧!」

      名美害羞地点点头。

      「那过来嘛…」

      「啊…」

      真之介握着名美的手走到床边,缠在床上的浴巾啪的掉在地上。

      「名美…」

      「…」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亲吻。而且不是只有嘴唇重叠而已,或吸或舔般的激烈,就像是黏住了一样。合而为一的身体在床上滚动。而当嘴唇分开时,名美趴在真之介的身上,喘着浑浊的气息。

      真之介抓着她的肩膀,举起了她的上半身,使她变成骑乘位的姿势。

      「自己放进去看看。」

      「…」名美露出犹豫的表情。过了一会见才握住他的分身,慢慢地塞入自己的体内。

      「啊…」名美将手按在真之介的胸膛上,仰起了上半身。

      「我…或许马上就进入高潮了。」

      她像要把自己的裂缝和他的下半身磨擦一般,上下摆动着腰部。于是真之介便将手扶在她的腰上,更激烈地摆动着。

      「啊…啊…」

      「喔…」

      两个人都哼出了声音,混杂着湿答答的声音,在房间里迴响着。

      「真是湿啊!」

      「讨厌…」

      「为什幺?真可爱哟,说真的…」

      「…」

      名美闭上了眼睛。由于自己的感受方法太过激烈,所以无法看着真之介的脸。但是真之介却一直凝视着这样的她。他想确认在这一瞬间,自己所心爱的女人─名美─成为自己的人。

      真之介也感受到自己分身被紧紧夹住的感觉,再加上眼前所看到的只有和自己合而为一的名美的秘部,所以身体越加燥热、越加兴奋。

      「名、名美…」真之介唤着,摆动她腰部的手,不自觉地更加用力。

      「啊!好…我也感受到真之介的那个…」名美也激烈地摆动腰部。

      真之介这才发觉到,他不是只有磨擦着名美的秘部,而为了让分身插得更深,便紧紧地贴在一起。因此,她为了可以得到更深的感觉,便将身体向后仰躺在床上,在腰及床之间垫上枕头。

      「这样可以更有感觉哟!」

      这样一来,完全不知道名美会有什幺样的感觉。贴在她腰上的枕头似乎不太合用似地,她一直蜷曲着下半身。

      「没关係,交给我…」

      「嗯…」名美有些不安地闭上了眼睛。

      「啊…」

      真之介的分身份开名美的入口,慢慢地挺进去。名美不自觉得叫出声音,身体也抖了一下。

      「这里有感觉吧!?」真之介将手伸入枕头及她的腰之间,将她的上半身提起,然后将分身连根没入她的秘部里。

      「啊…那…里…喔…」

      像是钟摆一样,低着头的名美,将头左右摆动了两、三次。

      真之介确认她有所感觉后,对她轻轻的说道︰「将感觉到的叫出声音来好了。」然后腰部更激烈地挺入。

      「啊…喔…啊…」

      名美由于腰部垫有枕头,可以更强烈地感受到真之介的分身。由于感受到比普通体位更刺激的快感,她弓着上半身,发出几不成声的声音。

      「很爽吧…」

      「啊!啊!啊…」

      她没回答真之介的问题,也无法回答。她极力地感受最刺激的快感,因此连真之介的声音也无法传入耳朵里。

      此时的名美模样已经相当淫乱了。不但头髮散乱,床单也被拉开。而看着这样淫蕩的名美,真之介也更觉得兴奋。

      「名…美…」

      他竭力地让分身做唧筒的动作。而她的肉璧所给予的紧紧夹住磨擦的感觉,也成为几乎引起全身痉挛的快感。抱着心爱的女人,让她感受快感的满足感,加上纠缠着身体所追求到的快感,使得现在真之介也好像快要达到顶点了。

      就在这时候名美也抖动着嘴唇道︰「我…已经…」

      名美也达到了极限。于是真之介让她的腰部摆动完全停止。然后挺起上半身,变成和名美面对面的姿势。

      「名美…」真之介凝视着名美,然后紧抱着她亲吻。

      闭着眼睛缠绕着舌头的名美,静静地把手绕到他的背后。一边亲吻,两个人最敏感的部份仍旧紧连在一起!

      真之介挺出下半身,名美加以磨擦。

      虽然一边抱着一边亲吻,没有办法随意动作,但是名美及真之介也能有所感觉。深深插入的部份,早已经湿漉漉的了。

      「对不起!快要达到高潮了吧!?但是马上就达到高潮太可惜了…」

      「…嗯…」

      「再更相互得感受吧!」

      「嗯…」听到真之介的话,名美露出笑脸,点点头。

      两人再次纠缠着亲吻。就好像要再次给予对方更激烈的感受般地,继续爱抚下去。

      而在真之介及名美被前所未有的快感浪潮所吞没的时候,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斜斜地映照进来。


| JKF捷克论坛

 牢记此站,不怕找不到x站 色就色 综合偷拍区,色综合天天综合网,天天看片,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